【福建日报】旗帜鲜明:经典作家对党的名称的坚定选择

作者:林怀艺      单位:《福建日报》2021年7月1日 B04版 发布时间:2021-07-01

在无产阶级政党的名称问题上,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等经典作家都旗帜鲜明地选择“共产党”这个光荣称号,体现了他们对理想信念的坚定信仰和对无产阶级建党原则的执着追求。

◆马克思、恩格斯明确党的名称——共产党

马克思、恩格斯的毕生使命,是结合“两个决不会”论证“两个不可避免”。但是,作为深谙革命辩证法的大师,他们从1847年起就坚持认为,无产阶级要取得胜利,特别是在决定关头要强大到制胜,就必须“组成一个不同于其他所有政党并与他们对立的特殊政党,一个自觉的阶级政党”。这样一个政党该取什么名称呢?马克思、恩格斯在应邀参加改组正义者同盟时,将这个组织的名称改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他们认为,共产主义者不能只是一般地要求正义,而是要变革现存的社会制度和私有制,实现财产共有,“因此,对我们同盟来说,要有一个合适的名称,一个能表明我们实际是什么人的名称,于是我们选用了这个名称”。

马克思、恩格斯受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托起草的党的纲领——《共产党宣言》,论述了共产党的性质、特点、目标、策略等重大问题,奠定了无产阶级政党学说的思想理论基础。马克思、恩格斯亦将《共产党宣言》称为《共产主义宣言》,既反复强调无产阶级政党的最高纲领,又将无产阶级政党同其他形形色色的非无产阶级政党区别开来。

巴黎公社失败后,马克思、恩格斯把各国建立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任务提上议事日程。19世纪70年代后,越来越多的社会主义工人政党在欧美民族国家范围内建立起来,它们中不少取名为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等。马克思、恩格斯投入巨大精力用于指导和帮助各国党的成长,引导他们把当前斗争和长远目标相结合。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对党的名称的坚守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义无反顾承担起国际共运的“顾问和领导者”的职责,涉及对党的名称的思考,主要有两次:

1885年,恩格斯在《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中,回顾了“共产主义者同盟”名称的来历,指出它是工人运动与科学社会主义相结合的产物,是无产阶级政党发展史上的重要阶段。在恩格斯看来,共产主义者同盟之所以能够成为无产阶级的先进组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通过内部的积极的思想斗争,摆脱了魏特林的平均共产主义、德国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等错误思潮的影响,而接受了科学社会主义作为指导思想。

1894年,恩格斯在为《〈人民国家报〉国际论文集(1871—1875)》作序时指出,他在这些文章里“根本不把自己称做社会民主主义者,而称做共产主义者”。恩格斯分析了“社会民主主义者”在法、德等国家中的代表人物和政治主张,指出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根本不把全部生产资料转归社会所有这一口号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恩格斯强调,对他和马克思来说,选择如此有伸缩性的名称来表示他们特有的观点,是绝对不行的,尽管面对现实,恩格斯基于策略灵活性而默认在当时“这个词也许可以过得去”,但他仍然鲜明表达自己的观点,那就是“对于经济纲领不单纯是一般社会主义的而直接是共产主义的党来说,对于政治上的最终目的是消除整个国家因而也消除民主的党来说,这个词还是不确切的。然而,对真正的政党来说,名称总是不完全符合的;党在发展,名称却不变”。

◆列宁完成对党的名称的恢复

恩格斯生前没有实现的夙愿,是由列宁接续奋斗完成的。俄国无产阶级在反对沙皇专制和资本压迫等的过程中,于1898年建立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由于对党章第一条也就是有关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的认识不一致,1903年该党分裂为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布尔什维克作为一种政治思潮、作为一个政党,在本质上就是列宁主义的拥护者。1912年,布尔什维克将孟什维克开除出党,二者在组织上彻底决裂。

列宁同恩格斯一样,多次指出“社会民主党”的名称在科学上是不确切的,主张“我们应该像马克思和恩格斯那样称自己为共产党”。列宁以《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为依据,通过对党的奋斗目标、国家和民主、苏维埃政权、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等的分析,强调只有恢复共产党这个马克思主义称号,才能实现党的理论逻辑与实践逻辑的统一。

十月革命后不久,布尔什维克在1918年召开的第七次(紧急)代表大会上,根据列宁的提议,通过了关于把党的名称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改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的决议。这次代表大会的“紧急”表现在,它的主要任务是最终解决同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的问题,而当时党内在这个问题上的斗争非常尖锐,但列宁仍迫不及待地利用这次代表大会更改党的名称。他写的《党纲草案草稿》在大会开幕时就发给了大会代表,代表大会在解决了签订和约的问题后,接着讨论了关于修改党纲和更改党的名称问题,并且得到了一致赞成。

如同马克思、恩格斯强调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内在一致性那样,列宁强调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纲领应该以绝对确凿的事实为依据,既然俄国已经开始了社会主义改造,那么就“应该给自己清楚地提出这些改造归根到底所要达到的目的,即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因此,“共产党这个名称在科学上是唯一正确的”。1920年,共产国际二大要求拟加入共产国际的党,都应该更改自己的名称,称为“某国共产党(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支部)。”此后,“共产党”作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以共产主义为最高纲领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名称,就得到广泛使用。

◆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党的科学名称

建党前夕,蔡和森在1920年8月、9月给毛泽东的信中分别提出,“我以为先要组织党——共产党,因为他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要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对此表示赞成和支持。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成为五四运动以来我国发生的三大历史性事件之首、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之首,因而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

在党的百年奋斗历程中,以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持理想、信仰、信念不动摇。中国共产党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并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进程中将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统一起来,写下了国际共运中的辉煌的“中国篇章”。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共产党把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和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信心,作为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和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和推进人类进步事业中取得新的历史性成就。

如果说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是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那么中国没有辜负社会主义,则是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创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但使社会主义在中国“风景这边独好”,而且给了世界上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人们以极大的鼓舞。这些,就是百年老党——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对马克思主义建党原则守正创新的最好回答。

[作者为金沙国际注册娱乐网址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的抵制境外宗教渗透教育研究”(项目编号:20BKS116)的阶段性成果。]

原文链接:https://share.fjdaily.com/displayTemplate/news/newsDetail/86209.html?isDigital=true&isShare=true&code=081ISj0w32NCEW2Wui1w3rdrrz3ISj00&state=isShare

东南网:http://fjnews.fjsen.com/2021-07/01/content_30772910.htm